美团外卖“高佣金”真相:超8成支付骑手工资

2020年7月1日01:04:36 评论 15

用光彩夺目来形容美团过去一年的表现,并不过分。近日,美团点评(以下简称美团)发布了2019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。2019年,美团收入为975亿元,距千亿大关仅一步之遥,同比增长49.5%。全年总交易金额达到了6821亿元,同比增长32.3%。美团的表现均远超市场预期,一年内股价上涨132%,充分说明了投资者对其成长性和盈利能力的认可。

美团这次财报,外界已经有了很多解读,不再赘述。社长翻阅财报,发现了两个比较有意思的点:第一,美团盈利并非来自佣金收入,因为超过8成佣金用于支付骑手的工资;第二,尽管2019年全年盈利,但同时宣称受疫情影响下个季度预亏。

01

8成佣金发工资,近400万骑手瓜分410亿元

据财报披露,2019年美团收取的外卖佣金达到了496亿元。在不知情的人看来,美团就应该赚得盆满钵满,但事实并非如此。

在天猫、京东等电商平台上,商品的快递费单独核算,并不计入佣金范围;平台按商家的销售额和类目费率计收相应平台使用费和技术服务费,不同类目的费率有所不同,平均在5%左右。而美团外卖的口径有所不同,虽然也冠以佣金的名称,但其实包括了三部分的资费:配送服务费、平台使用费和技术服务费。

去年美团496亿元的佣金收入,其中用于支付美团骑手的配送费就高达410亿元。以此计算,在外卖平台佣金的三项资费组成中,骑手配送工资占总佣金费用高达82.66%,而平台使用费和技术服务费加在一起,占比还不到两成。这也使得美团的年度佣金占比出现了下降,从2018年的72.1%降至2019年的67.2%。

那么好奇心问题来了,到底有多少骑手瓜分了这410亿元的大蛋糕呢?

数据显示,去年从美团获得收入的骑手达到399万人。是的,没看错,近400万人,比国内员工最多的前四家企业之和还多(中石油138.2万、中国邮政93.5万、国家电网91.7万、富士康66.7万),相当于长春市区人口总数。也就是说,399万骑手共同瓜分了410亿元的大蛋糕,这意味着美团每天需要给骑手发放1.1亿工资。

通常只要肯付出努力,美团职业骑手的收入高于当地平均工资水平,美团帮助了不少人实现就业脱贫。今年3月12日发布的《2019年外卖骑手就业扶贫报告》显示,2019年在建档立卡贫困人口的美团骑手有25.7万人,其中的25.3万人通过自己的努力实现了脱贫,脱贫比例高达98.4%。

新冠疫情对我国整体经济造成了不利影响,不少行业出现了企业关停、裁员等现象,就业压力顿时加大。美团等新兴互联网平台,以门槛低、灵活度高而成为人们再就业的优先选择。据统计,自1月20日至3月30日,美团平台新注册且已有收入的新增骑手达45.7万人,帮助数十万失业家庭缓解了困境。

不难看出,骑手配送费是外卖业务的硬性成本,8成以上的佣金本质上是由平台代收的转移支付。在剔除配送费之后,美团外卖收取的实际佣金大幅缩水,只有86亿元左右。2019年美团外卖的全年交易额为3927亿元,实际佣金占交易额的比率不过才2.2%,远低于电商平台5%的平均佣金费率。

也就是说,由于佣金口径的不同,美团外卖的实际佣金被外界严重高估和误读了。

02

一季度预亏:切实保障骑手、帮扶商家共同抗疫

疫情是不可控的外在因素,大多数行业都受其冲击出现了短期性衰退,外卖市场也不例外。因此,美团在财报中表示,今年一季度预亏,未来几个季度的业绩将受到不利影响。

疫情对外卖业务形成了双重冲击:在需求侧,由于复工尚不充分,一部分外卖主力消费群体的上班族仍然呆在家中,或者出于健康、经济方面的考虑选择在家吃饭,造成需求大幅减少;

而在供给侧,各地对企业开工出台了比较严格的政策,以保障来之不易的阶段性抗疫成果,目前正常营业的商家并不多。同时,供给需求的区域性不平衡问题突出,一些复工率较高区域的市场需求无法得到满足,而另一些区域的供给却可能出现过剩。这样一来,外卖市场规模不可避免地大幅缩小了。

美团收入按类型可以分为三类:佣金、在线营销服务、其他服务及销售。虽然只有佣金计收与平台交易额直接挂勾,但后两者也与平台交易额呈正相关关系。受疫情冲击,今年一季度,美团外卖的整体收入大幅下滑是必然的现实。

为了助力外卖市场复工复产,今年第一季度美团外卖额外增加了更多资金保障,分别投向了两个方向:一是骑手保障补助;二是商家帮扶。

由于疫期的交通封锁政策,不少区域市场的骑手运力严重不足,美团外卖推出了提升骑手工资及补贴的激励措施,来吸引更多骑手复工,保证平台配送效率。前面提到过,今年前两个多月时间,美团新增骑手多达45.7万人,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受到高补助激励的影响,从而有效解决了配送供给不足的问题。

同时,美团积极帮扶平台商家应对疫情冲击,最大程度减少损失,早日恢复正常经营。

早在2月初,美团面对疫情快速响应,宣布启动七项商户帮扶措施,帮助商户一起抗击疫情。具体措包括:针对武汉地区商家推出免除佣金、延长年费、给予特殊保障金措施;对湖北地区餐饮商户赠送1万套收银系统;在全国范围内启动3.5亿专项扶持资金支持商家恢复经营;携手合作金融机构提供不少于100亿的优惠利率小微贷款等。此外,美团大学还将推出超800门精品免费课程,帮助商家在疫期学习提升经营知识,通过线上多种渠道来拓展市场。

随后,美团多次升级“春风行动”行动,通过技术、产品和资金补贴等多种方式帮扶商家。在2019年财报电话会议上,美团CFO陈少晖先生表态,将继续落实帮扶举措,为生态伙伴创造价值。

收入下滑确实对财务数据有较大影响,但不是美团一季度预亏的主要原因。因为外卖收入和成本都与业务规模相关,收入下滑的同时成本也将随之下降。最主要的原因是:出于生态整体长期利益考虑,今年一季度美团外卖增加了大量对骑手和商家的保障性支出,从而形成了战略性亏损。

03

外卖趋势:疫情影响短期、无损长期竞争力

美团的年度活跃用户,从上年的4亿增加到2019年的4.5亿,增长了11%。平台全年交易笔数的增长更快,达到了87亿笔,同比增长了36.4%。以此计算,去年美团用户人均交易次数接近20次,同比增长两成多。复购率的显著提升,意味着用户满意美团整体服务体验,品牌忠诚度提高了。

对于不少中重度用户来说,点外卖、吃美食、订酒店、出行旅游等吃喝玩乐的一切,都可以通过美团来实现。美团,正在成为城市居民的一种日常生活方式。而日常生活方式的背后,则是一个年交易额6000多亿元的商业生态。平台与4.5亿用户、600多万商家、400多万骑手,以及不同行业背后的供应链,共同构成了一个生机蓬勃的商业生态。

平常消费者对外卖停留在便利的印象上,在疫期不少用户才真正体会到了美团对于自己的重要性。作为本地生活平台,美团成为保障市民生活的基础服务设施,为各行各业的人们提供着工作生活上的全面支持。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美团正在像水、电、煤气、公共交通和互联网一样,正在成为不可或缺的新型城市基础服务。

正如美团CFO陈少晖所说,“从长远看,生活服务行业在需求和供给侧数字化的紧迫性和重要性进一步凸显,美团将成为这一长期趋势的重要推动者及长期受益者。”

疫情对美团的业绩形成了短期冲击,但其核心竞争力和市场地位并没有削弱,这将有利于它在长期竞争中保持优势。便在疫情这样困难时期,美团外卖仍投入巨大资源来帮助商家走出困境,体现了企业的社会责任感,也是基于长期策略价值的投资,长远来看则是更大的利好。

weinxin
←扫码或加站长微信:45614345 免费领取价值18800元的在线学习课程资料。你想学习的这里都有。